sbf888手机版 收藏 艺术君争取一次搞定,郁风道笑眯眯地看着我

艺术君争取一次搞定,郁风道笑眯眯地看着我

有位朋友留言说很喜欢看这篇文章,指出:

“那你以为呢?呵呵,紫颜,不要太紧张喽!”M笑着拿出了一个圆形的按钮,我紧张地拿枪指着他:“不要耍什么花招!不然我死也拉你垫背!”

艺术哲学文学历史就有灰常紧密的联系和相互的影响。

“我不是耍花招,不信的话,你可以来按这个按钮,看看这周围的一切!”M说着就要把按钮抛过来。我喝道:“谁知道你扔什么玩意,我警告你,你敢扔过来,我立马开枪!”

艺术君也这么想,所以就想着一鼓作气把全文的第三部分翻译完,没想到翻到最后,发现有这么一句话:

“紫颜,恭喜你过了最后的面试了,正式成为Fresh
Fruit一员!刚刚在外面我只是让你放下戒心,接受这最后一关的考验,现在你证实了你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,足可以加入我们,”林廷盛看着我,“这是郁风道,我们的组长,我们都是Fresh
Fruit一员····”话还没说完,林廷盛打了一个大喷嚏。

当我们求助自然法则来解释某些现实特性时,比如光、重力、时空之间的关系,我们并没有给出因果层面的解释,因为我们没有声称一部分现实以某种方式导致另一部分现实。这些法则解释的,或者说部分解释的,是理所当然受到因果律影响的现实中更深刻的事实。在本文的第二部分中,我将会提问这些解释能够深入到什么程度。

“呵呵,你再不让我们穿衣服我们可都快感冒喽!”郁风道笑眯眯地看着我

此处删去艺术君波涛汹涌的悲愤心情一万字。。。。。。

“我不相信你们!”我依然不敢轻易相信他们的话,紧紧地盯着他们

好啦,没那么严重,只是“伐开心”而已……

“风道,我们是不是演的太过了?这小丫头怎么也不肯信我们!”林廷盛无奈地看着郁风道。

Anyway,请允许艺术君更正一下,是这篇文章的上篇的第三部分,下篇,艺术君争取一次搞定。不再拖了。

“紫颜,那要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我们呢?”郁风道望着我,眉头紧锁

如果不是因为艺术君的翻译而读不下去的同学,请不妨看看题图中帕菲特说的话。。。

“除非你按我说的做,让林廷盛脱个臼,让我觉得没危险性!”我依然不松口

如果是因为艺术君的翻译让你读不下去,可以点击【阅读原文】去看帕菲特原文。

“盛?”郁风道不怀好意的看着林廷盛,还没等他来得及反应,就被郁风道用手一扭,林廷盛在地上惨叫一声,跌倒在地,打起了滚

【】中的文字,是艺术君自己加的,

郁风道看着我,举起了按钮,我拿枪依旧指着他,说:“你按吧!”

※    ※

郁风道按下了按钮,周围迅速光亮起来,居然这里是一间超大的仓库,我来的地方,是模型做出来的,我低头看石面,这也太假了,我惊奇地看着郁风道,郁风道却弯腰为林廷盛迅速接正了骨头,林廷盛愤愤地看着我,眼神几乎要杀了我。

再思考另一个大相迥异的观点。柏拉图、罗马新柏拉图派哲学家普罗提诺和一些人认为:我们的宇宙之所以存在,是因为它的存在是善的。即便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可以拒绝这个观点,问问它是否有道理也是值得的。如果它有道理,这也许表明有其他可能性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我忽略了林廷盛的杀人目光,看着郁风道,希望他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这种“价值支配论” (Axiarchic
View)观点可以表现为神学形式。它提出:神存在,是因为他的存在是善的,而我们的宇宙之所以存在,是因为神让它得以存在。但按照这种解释,神,或者说造物主,就是多余的了。如果神能够存在是因为他的存在是善的,整个宇宙也可以由此推论。也许,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神学家反对“价值支配论”,并且坚持神的存在就是一个毫无争议的事实,不需要任何解释。

“呵呵”看着我的表情,郁风道解释道,“这里是我们Fresh
Fruit的一个训练基地,5D全方位模拟环境,你所听到的声音,你所看到的景象,你所接触到的物体,你所尝到的味道,你所嗅到的气味,都可以模拟出来。你刚刚所经过的走廊正式利用这种技术合成的,你通过了考验,我们热忱欢迎你的加入!”说着他伸出手来

【Axiarchic View 的翻译,来自Jim
Holt《世界为何存在?》台湾译本。该书作者Jim
Holt是美国著名科普作家,纽约时报专栏撰稿人,遍访各大哲学家,想要回答那个问题,帕菲特就是受访者之一。此书北京大学出版社已经有简体版。】

我看着他,心里万般不爽,“凭什么一个面试搞得那么夸张啊!万一我被你们吓死了,你们负得起责任吗?哼!”

简化为最简单的形式,该观点可以分为三个主张:(1)如果现实符合某种方式,就是最好的;(2)现实就是符合那种方式;(3)(1)可以解释(2)。(1)就是常见的评价性主张,类似这样的主张:苦难越少就越好。“价值支配论”假定,我想是以正确的方式,假定这样的主张在很大意义上是正确的,(2)是常见的经验性或科学性主张,虽然是以一刀切的方式表达的。这种观点的独特之处在于主张(3),其中认为(1)可以解释(2)。

“哼!小丫头,你让我的手腕脱了臼,你还想怎么样?!”林廷盛在旁边咆哮

我们可以搞懂这第三个主张吗?为了把重点放在这个问题上,我们不妨先忽略世界上的恶,暂时不要怀疑主张(1)和(2)。我们应该假设:就像莱布尼茨说的,最好的宇宙是存在的。那么,接下来说这个宇宙之所以存在,就是因为它是最好的,这个推理过程合理吗?

“我,不,愿,意”我盯着郁风道一字一句的说,“我不愿意加入你们的组织!”我又转过头来逼近林廷盛,昂起脖子:“你想干嘛?如果你对我毫无威胁力,我也不会这么对你,你若想怪我,只能先怪你自己!”

注意上面使用的“因为”,支持“价值支配论”的人应该承认,这个“因为”并不好解释。但即便是最普通的因果关系也是神秘的。从最根本的层面来看,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某些事件会导致其他事件,很难解释因果关系到底是什么。而且,还有非因果层面的“因为”和“为什么”,比如这个主张:神存在,因为他的存在是逻辑上的要件。即便我们觉得这个主张是错误的,也可以理解它。如果有某种对整个现实的解释,我们也不要期望这种解释恰好可以说明某种我们熟知的领域。这种特别的问题,也许应该有特别的答案。我们应该拒绝接受没有道理的答案,但是我们也应该试着看看哪些东西有道理。

林廷盛大概是被我的凶悍眼神震慑到了,有点汗,竟然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价值支配论”也许可以表述为如下方式。我们现在假定:考虑到整体现实可能呈现的无数种方式,有一种既是最好的,又是现实呈现的真实方式。“价值支配论”认为,这不是巧合。我相信,这种主张是有道理的。而且,如果现实的最佳方式正好就是现实的样子,而这又不是巧合,那就可以支持进一步的主张:这就是为什么现实过去就是这个样子。

我潇洒地转过身想走,但才走了几步,郁风道却说话了:“你不想有事没事在全世界转转玩玩?只要你加入我们的组织,全世界也不过是个小村子,早上巴黎,晚上纽约,都是小意思。更重要的是,如果你加入了我们,守护的就是那些从我们国家流出的国宝,你还记得当初圆明园的十二生肖吗?我们的国宝居然被一群外国人相互买卖,这是何等的耻辱!我们就是要让这种耻辱结束,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在我们国家的博物馆看到我们祖先的宝物!”

比起其他类似的有神论观点,这种看法有一个优势。求诸于神的存在,并不能解释为什么我们的宇宙存在,因为神自己也属于我们的宇宙,或者是存在的事物之一。有些神学家认为:因为任何事物的存在都需要肇因,而神是第一原因(First
Cause),所以必须存在。叔本华就反对这个观点,这种说法的前提可不是出租车司机,神学家到达目的地之后可以随意打发走。“价值支配论”求诸的,不是已经存在的实体,而是一种解释性的法则。由于这样的法则不属于我们的宇宙,它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个宇宙存在,而且做到它现在这么善。如果这样的法则可以统管现实,我们仍然可以提问为什么它可以做到,或者为什么“价值支配论”是正确的。不过,在探索这个法则的过程中,我们将会取得一些进展。

我停下了脚步,是啊!离开了这,我还到哪里找那么有意义的工作?

【下面将要谈到在探讨这个法则的过程中取得的进展。】

“紫颜!你的确有这能力,请和我们一起来守护!”

然而,很难相信“价值支配论”。即便如它所言,可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没有意义的苦难,我们的世界就不应该是可能的、最好的宇宙。

郁风道快速走到我面前,再一次诚挚地伸出了手,如果我再不答应,我就要成民族罪人了吧?何况这工作也的确挺理想的,我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了。我看着郁风道的眼睛,只有真诚和迫切的希望,我握住了他的手

【高能预警:下面的推导过程有些琐碎、抽象,又很严谨,大家看时要注意。】

“呵呵,我就知道,你的心中有种热情!”郁风道开心地笑了,突然发现,这孩子也挺帅的。

有些支持“价值支配论”的人提出:如果我们反对他们的观点,就必须将我们这个世界的存在看做一刀切的现实,因为其他任何说法就没有意义。可是,我相信不是这样的。如果我们从“价值支配论”的乐观抽离开来,它的主张是这样的:“在无穷个有关宇宙的全面可能性中,有一个可能,既具备一个非常特别的性质,又是它自己存在的可能性。这不是巧合。这种可能性的存在,是因为它有这个性质。”【这是帕菲特接下来想要证明的东西,也即是上面提到的“进展”。】其他观点也可以做出该主张。这个特别的性质不一定是说这个可能性是最好的。因此,关于“所有世界假设”中,现实是最大化的,【“现实的最大化”就是“所有世界假设”这个宇宙可能性的特殊性质】,或者说是达到了它所能达到的最广阔的范围。与之类似,如果一切在过去都不曾存在,现实就应该是最小化的,或者说就是尽可能地那么空。如果存在的可能性要么是最大的要么是最小的,我们就可以说:这个事实就基本上不可能是巧合。这也许可以支持进一步的主张:这种可能性具备该特性,就是该可能性之所以存在的原因。

这时,林廷盛也走了过来,一脸欠扁地说:“行了,紫颜,这次我们就算扯平了,以后我们就是队友了!”说着他似乎很不情愿地从郁风道手中接过我的手,我朝他扮了一个鬼脸,笑嘻嘻地说:“以后我可不叫你师傅了!”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