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bf888手机版 情感 我们是不是会活得比较开心

我们是不是会活得比较开心

一切随喜,心生自在。如果一切都按照来自然的性子来运作的话,我们是不是会活得比较开心?

但今天我要说的喜是一个人,我称他为“喜哥“。

当时,我们都申请国家汉办孔子学院的志愿者,通过了笔试、面试之后,一群人被集中在厦门大学进行赶往赴任国前的培训,然后我们就这样认识了。

乍一看,喜哥是个低调的人,平时不喜言语,对人也不苟言笑,碰到你时,最多跟你打个招呼,说,“hi!
小莎!”,然后如果你不主动挑起话题,就会变成沉默不语的尴尬。我甚而在想,喜哥太内敛了,对人对事都不热心,是不是冷漠了些呢?但从他的脸上,你看到的是气定神闲的淡然,他并没有觉得自己不合群,非常享受这种自我状态。

也许他就是这样一个默默的存在的绝缘体吧?只是后来他的爆发让我目瞪口呆。在培训之后的节目汇演中,他居然去报选了主持人,言语幽默,表现力强,还表演了武术、新娘茶获得了大家的赞赏。

“原来他是一个这么善于表现自己的人”,我顿时很佩服他,觉得他很智慧。在众人不需要自己时,韬光养晦,不亲近讨好,也不高高在上,只是一个群体的局外人。但他是有才华的,只是他不会过于去表现自己,只在被需要时,自信满满地站出来,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。那时我恨不得别人都知道我自以为是的优势特长,然后投来艳羡的目光,不禁觉得自己太幼稚,年轻气盛了。

我并不是和喜哥走得很近而对他印象深刻,而是临走前他对我说的话让到现在我才领悟出来。

“小莎,你人很好,很热情,但是太过了,凡事都有度,你要把握热情的度”,然后他握着我的手道别。

当我看到街上行乞的人第一反应不是要给钱而是三思而后行,“是不是骗子?”的时候,我已经懂得了善心的不滥用。后来,在社会的大染缸里,虽然人事并不复杂,当被身边的朋友伤害,好心被欺骗,热情被寒水浇凄时,我开始冷静地看待这个世界,由是懂得了不再对谁都热情。我的所有美好,对人生的热情是要留给值得的人和事。所以不会先选择付出热情的我,渐渐地变得跟喜哥一样,最先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自处,观察留意身边的人,去感知谁可以相交,谁和你兴趣相投,再决定要不要热情。

我变“冷了”是吗?只是我热得深沉了。我变得不再那么需要别人的肯定,内心可以给自己安全感;变得更加我行我素,当然前提是不打扰伤害他人;我想自己要做的事情,而不是看着别人的脚步,内心焦急地不知自己的未来在何方。

珍儿说,“那时候觉得你真好,看我提着箱子要去车站,二话没说就帮我扛,那时候我们都不怎么认识呢”,是啊,那时我只是觉得她有需要,自己又有余力而已。现在的我还会不会这样做呢?说不定,但概率要下降30%。

当然,也免不了头脑发热,前些天在地铁站俩兄弟称钱包证件被偷,没钱坐车回家,还当场给了300块,结果大家肯定都猜到了吧?

但总而言之,随喜,我的行为思想越来越像喜哥了,但我很乐意这样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