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bf888手机版 收藏 《牧童牛背画中行》正是可染先生牧牛图中的代表作之一

《牧童牛背画中行》正是可染先生牧牛图中的代表作之一



牛是李可染先生一生喜爱描绘的对象,从40年代开始,一直到他生命结束,他画的牛不计其数,人们把他的牛,同齐白石的虾,徐悲鸿的马,黄胄的驴,并称为20世纪“中国水墨四绝”。他的牧牛图系列以轻松愉悦的节奏,编写了赏心悦目的田园之歌。

《牧童牛背画中行》正是可染先生牧牛图中的代表作之一。画面中描绘的是水牛在乖顺地吃草,一牧童坐在牛背上,一手握着缰绳,一手提着小斗笠,深深遥望着巍巍青山的情景。李可染先生曾经说过“意境就是景与情的结合;写景即是写情。”而此幅《牧童牛背画中行》正是情景交融的最好诠释。

此作为可染先生七十年代所写,作品用笔尚未形成晚期作品中刻意颤笔断笔,强化积点成线的用笔习气,下笔较为自由洒脱随意自然,信手一挥,笔随意走。作品中牛的形体结构虽然只是由淡墨描绘,但是墨块交代清楚,苍老劲健,再用略浓的墨线钩勒牛背,用浓墨绘画牛角、嘴和眼,极富力度,充分体现了水牛强韧的筋骨,和牛形体的厚重。可染先生画牛喜用凝重缓慢的笔法勾画出躯体的轮廓线条,而这正是书法入画的表现。牧童骑在水牛背上的天真烂漫,组成一幅“牧童归去横牛背,短笛无腔信口吹”的田园景致,抒发了牧童与水牛间的亲密感情。画家只有在充分体味到农村生命的绿色意境,才能找寻出如此绝妙质朴无华的绘画语言。

而山水一直是可染先生终生探索和反复研习的画种,成就也是其最大的。画面的右上方为巍巍山川,山势迎面而来,用沉涩的笔调一寸一寸地刻画出来,密密麻麻地深入到画面右上方的每一个角落,在小小的空间上,表现出最大最丰富的内容。画面署“牧童牛背画中行。一九七九年可染。萧萧儿媳存藏,可染时在北京。”,寥寥数字既概括了画中表现的主题,也说明此幅作品曾为可染先生送给儿媳妇的精心之作。整幅既有气势,亦有情景,笔墨厚重而通透,当为精品之作。

曾有人这样评价李可染的牧牛图:在牧牛图中的笔墨是最大胆和豪放的,因为画牧牛图的时候,他的心情是最放松的。因此李可染的一些笔精墨妙之作,常常出现在牧牛图系列之中。可染先生曾说:“天下学问唯老实而勤奋强毅力者得之,机巧不能得也。”这正是李可染一生为人为艺的真实写照。

每次拍场出现可染先生的牧牛题材的画作,无不以极高的价位成交。如:2011年春拍上海拍场《夏阴牧牛图》以347.2万元成交,2011年春拍北京拍场《九牛图》以2100万的落槌。这些数据无不彰显着李可染的牧牛题材才市场上的受欢迎程度。此件《牧童牛背画中行》将在荣宝斋(上海)2012年秋拍中亮相,而此件是李可染牧牛与山水相结合题材的精品,值得期待。

图片 1

李可染《牧童牛背画中行》设色纸本 镜心

清代的山水画坛,为统治者所推崇从而占据了主流地位的,是以“四王吴恽”为代表的正统派,三百年间,弥漫于朝野,尤以康雍乾嘉四朝为鼎盛。正统派的由来,是明末的董其昌所倡导。所以,热衷于书画收藏的有识之士皆以收藏董画为荣。董其昌(1555一1636),万历进士,官至礼部尚书,然其书画声名远盖于官名,书画风格清秀淡雅,自立一宗。因此,董其昌被誉为有明朝一代艺术大家。

董其昌的绘画,五十以后遂臻成熟。《舟泊昇山图》作于癸丑年,董其昌时年58岁,此时他正闲居松江,潜心书画,时值他艺术的成熟期,此幅《舟泊昇山图》即在此时所作,题识云“癸丑九月廿四日,玄宰。”与历史记载符合。

观《舟泊昇山图》,通篇不着色,全以笔墨气势取胜,笔致墨韵,拙朴秀润,神气充足。画中山水树石,秀逸潇洒,具有“平淡”而又“痛快”的特点。从这幅画中可以看出,董其昌师法董源、巨然、米芾、黄公望诸家之长,融会贯通于自己的画中。他注重传统技法,功力深厚。他曾说:“余画与文太史(征明)较,各有所长,文之精工具体,吾所不如,至于古稚秀润,更进一筹矣!”这番话,正好说明他在师承古法,继承传统方面,有扎实的基础。当时,有些追随者对他评价很高,认为:“烟云流润,神气俱足,而出以儒雅之笔,风流蕴藉,为本朝第一。”

此幅画中,董其昌用笔生动潇洒,蕴秀雅美,无丝毫雕饰之气,而墨色层次的变化,更有一种韵致与风华隐含其中。此外,构图疏朗,前景与后景的照应安排,暗合云林(倪瓒)遗趣。画面的前景作一隅坡脚,缀以数块丘壑。坡壑上有几棵老树参差而立;后边一片层林,错落有致,烟云流动,充塞渚岸,一间小亭点缀其中,这是仅有的人迹暗示,静中有动,耐人回味。中间水面开阔,不施笔墨,而万顷湖面浩瀚大涯足令观者遐想。后面远山横贯,峰峦小起,烟泽萦绕,隐入天际,可谓是妙造也。董其昌写得一手好字,善于把书法渗透到画法之中,从而使他的画更显清润明秀,具有文人画的显著特点。

此图卷上方董其昌自署行楷书“舟泊昇山湖中,即赵子固轻性命宝兰亭贴处,诘旦,吴性中以颜公真迹见示,为临本二本,因写此图记事,并系以诗。柁楼彻夜雨催诗,果有龙蛇起墨池。要知鲁国挥毫势,但想将军舞剑时。癸丑九月廿四日,玄宰。柁楼彻夜雨催诗,果有龙蛇起墨池。但识将军挥剑势,分明草圣折钗时。甲寅十月重书,玄宰。”流畅的行笔,空灵的行款,那种淡雅幽静的书法,将人们带入一个超越尘世的意境中去。董其昌画面三次题跋,足见此幅《舟泊昇山图》应是董氏心爱的作品。据考证,董氏绘画作品中,若见以小楷题款之作定位董氏精心之作。

尤为值得注意的是画面上钤“梅景书屋秘藏、吴湖颿珍藏印、颐椿庐通理藏”几方鉴藏印和吴湖帆的长篇边跋。秦通理、吴湖帆都为海上鉴定、收藏巨臂,他们一生阅画无数,但对此画也偏爱有加,足见此画作之珍贵。吴湖帆先生更是在边跋中道明此画的来龙去脉,据冯子近笔记中说先王父与董其昌相交甚好,尤爱书画。但董其昌的字得来容易画却一画难求,虽为好友但屡次求画都未能得。因为董其昌作画向来要求甚高,只有遇到良辰美景才会下笔。董其昌对作品创作十分严格,因此此幅作品为董氏精心之作,得来殊为不易。再加上此作曾著录于《十百斋书画录》,来源可靠,传承有序,殊为难得。

图片 2

董其昌《舟泊昇山图》设色纸本 镜心

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崖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南西北风。”这是清代郑板桥的一首著名的咏竹诗。历代文人画中,爱竹的大有人在,竹诗竹画也多得不可胜数。然而无论数量之多,还是格调之高,郑板桥以其辉煌的成就而广受世人瞩目,其诗画的背后,无一不是他那刚直不阿、宁折不弯的人格的写照。

郑板桥一生笔耕不辍,诗、书、画被时人称为“三绝”。在创作手法上,郑板桥主张意在笔先。他画竹不拘泥於法,重在观察体悟,写出竹子的君子豪气,不为俗屈的凌云之志,为竹传神,为竹写生,以形写神而独具匠心,不仅写出了竹的清雅飘逸,更表达了一种人格的高清,从“眼中之竹”到“胸中之竹”最後变为“手中之竹”,竹成为天地万物中文人墨客最钟爱的写生对象。其画兰,用焦墨挥毫,以草书的中竖长撇法为之,脱尽时习,“画到天机流露处,无今无古寸心知。”其创作态度和创作方法也与竹大有关系。竹之于郑板桥,真可谓相得益彰,人竹合一。

郑板桥画墨竹,多为写意之作,一气呵成。生活气息十分浓厚,一枝一叶,不论枯竹新篁,丛竹单枝,还是风中之竹,雨中之竹,都极富变化之妙。此幅《兰竹图》中,竹之高低错落,浓淡枯荣,点染挥毫,无不精妙。郑板桥画的怪石,先勾勒轮廓,再作少许横皴或淡墨清染,从不点苔,造型如石笋,方劲挺峭,直入云端,往往竹石相交,出奇制胜,给人一种“强悍”“不羁”“天趣淋漓,烟云满幅”之感。郑板桥画的兰花,多为山野之兰,以重墨草书之笔,尽写兰之烂漫天性,花叶一笔点画,画花朵如蝴蝶纷飞,笔法洒脱秀逸,十分有趣,取法石涛而又有所创新。纵观此幅《兰竹图》构图奇险,不拘一格,竹子高耸入云,他笔下的兰花,生在平坡荆棘之畔,生机蓬勃,意趣横生。不仅有完美的艺术形式,而且有丰富而深刻的思想内容。他说:“凡吾画兰、画竹、画石,用以慰天下之劳人,非以供天下之安享入也。”在封建专制的时代,这些以“劳人”为重的思想,无不闪烁着民主思想的火花。郑板桥的画风清劲秀美,超尘脱俗,给人一种与众不同之感。特别引人注目的是郑板桥画竹还讲究书与画的有机结台,“以草书之中竖长撇法运之”,他说:“书法有行款,竹更要有行款,书法有浓淡,竹更要有浓淡,书,去有疏密,竹更要有疏密。”为此,人们都能从他的字画中体味到。

郑板桥不但以竹自况,还以“竹”待人。对于后学,他乐于奖掖,尽力扶持,言传身教,寄予厚望。他在此幅《兰竹图》中写道:“乌纱掷去不为官,华髪萧萧两袖寒。写去数枝清挺竹,秋风江上作渔竿。怀珍年兄。板桥郑燮写。”他自甘淡泊,不攀附权贵,象竹那样“一节复一节,千枝攒万叶,我自不开花,免撩蜂与蝶。”
真可谓人竹相合,深谙写竹之三昧。他从竹子的劲节坚韧,比喻和旧势力作斗争的顽强精神。不仅寓有很深的哲理,而且表现了作者对官场黑暗的愤懑之情。

图片 3

郑板桥《兰竹图》水墨纸本 立轴 168×69.5cm

综观此幅《兰竹图》,这是一件日本回流的郑板桥代表作品,经过多次出版和著录,画於郑板桥晚年(1750年),与北京故宫所藏的《竹石图》毫无二致。从盒上的题字可知,此件作品原是日本大收藏家之一雨山长尾甲的藏品。并在盒上题:“板桥郑燮素抱磊落,不拘绳尺,风流跌宕,所为书画奇趣横生,论者或谓板桥一出古法荡然。夫欲古则不新,欲新则失古,与其泥古而腐,不若出新而活,不必以失古诟病之也。丁丑伏日挥汗雨山长尾甲时年七十四。”

郑板桥一生喜竹爱竹,痴竹迷竹,指竹作诗,写竹入画,咏竹言志,画竹传情。是郑板桥画出了竹的人格,亦或是竹成就了郑板桥的声名,常言道“竹毁节存”,板桥虽去,其“竹魂”犹在。

郑板桥的作品在市场上有很强大号召力,他是扬州八怪中的领军人物,在市场上,其画价一直高过他人。因此匡时2009秋拍“扬州画派”作品专场中,郑板桥绘于1764年的《竹石图》估价700至900万元,最终以1512万元成交,拔得全场头筹。
更甚者2011年瀚海秋拍中一幅郑板桥的《竹石图》以3795万的天价易主,因此此番由日本收藏大家长尾甲收藏、并多次著录的郑板桥《兰竹图》尺幅巨大,画面精彩纷呈,此番亮相荣宝斋(上海)2012年秋拍拍场表现如何,令人期待。

 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