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bf888手机版 情感 然后就有花儿了,在那富丽堂皇的府门堂前

然后就有花儿了,在那富丽堂皇的府门堂前

题记:三月,在心尖儿上划一道口子,然后就有花儿了。

冷夜寒霜葬落花,一曲肝肠断浮华。

三月的重庆,从来沒有让我如此的哀伤,眼睛水儿忍不住地,掉。这是最美的重庆,起码此刻,我心中是的,美的窒息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三月,我想那片花海,我想那簇簇拥拥的花脸,我想昨天还相逢的花蕾;我更想刚刚零落的雪片,划过我眼角时就,掉了下来,融化了,回响在远方。

梦中,你,一身紫衫裙摆,素手拨弦 ,一曲悠悠绕我心田。

三月啊,是我走的太快,还是某种来不及的追随,那漫天修舞的花仙子是你拨动的琴弦,有一种永恒,在我背后,掉下来!掉在风里,柔抚。

那轻纱屏风遮住这曼妙的身姿,那哀伤的曲调透过落尘浮世。

在三月啊,花儿凋的这美,死亡定是快乐的,不会有什么背叛。在沉静的嘉陵江,背叛是自净的美!落下来的铺天盖地的花儿,融化了,浸在大地,哪儿还有什么伤痕,都重生了。像是琴声停了,又响起。

瘦弱单薄的身子拂在风里,落在梦里。

三月啊!三月的重庆!三月的滨江路!三月的南山!三月,悄悄地葬在花海!美美的,我心噙泪,犹如这夜色里等待黎明的花蕾。

       记得,在那富丽堂皇的府门堂前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你为他倾心动颤,那腮似桃花,眼眸如水,你神似如飞,断了手里的宝玉。

也是那时这个男子从此活在你的生命里。

也为你中下这一生的葬送。

花开花落满江红,魂断三生情已空。

也许在你命运里早已注定了这一切,当你踏入这豪门府宅的时候,你与他的悲剧之花早已发了芽。

你闺阁窗前幽怨的眼神,如那落花怨蝶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