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bf888手机版 情感 我们的水少了一提,从岛上最出名的万石景区到仍尚存田园牧歌式生活的东坪山脉

我们的水少了一提,从岛上最出名的万石景区到仍尚存田园牧歌式生活的东坪山脉

上山 , 山上

台湾著名作家李敖曾著有一本书,书名就叫《上山,上山,爱》。是李敖继“北京法源寺”后的第二本长篇小说,这是一本曾一度被视为“黄色”的
“特立独行”的小说,自发行以来以每月上市高达三百六十万本雄居小说排行榜。在小说中,李敖发挥了他特有的杂文魅力,讨论了上百个重要主题,且尖锐的讽刺了国民党政府治下的腐败,简直成了现代版的《儒林外史》。

平洪薇

在这里,哗众取宠的借用李敖的书名,要来描述的却是一件不相干的事,但是这件事用这个作题,同样是那么的贴切。

撩开清晨的面纱,我们蓄势待发!太阳公公还在朦胧中时,我们就早已从温床上爬了起来,等待着想梧桐山出发的号角。

这就是我的爱与最爱――业余生活中的爬山生涯。

“滴——滴——”两声清脆的汽笛声,使我们雀跃起来。因为这预示着我们可以出发了。我们准备的各种食物和水实在是太多了,可是,此刻我们俨然不为所累。

图片 1

汽车在宽广的公路上飞驰着,我们期待与好奇的眼睛不肯放过道路两旁的任何风景。因为,这毕竟是我们第一次来深圳。

厦门是一个美丽的城市,对我而言,这美包括了遍及全岛的大大小小山脉,从岛上最出名的万石景区到仍尚存田园牧歌式生活的东坪山脉,甚至名闻天下的鼓浪屿岛上不为人知的笔架山:或如大家闺秀,优雅动人;或如仍养在深闺中的小家碧玉,娇羞可人;或如邻家女子,我见犹怜―――

几经波折,我们终于来到了梧桐山脚下,放眼望去,满山的郁郁葱葱,加之山顶的一座类似佛塔的建筑直插云霄,在薄雾之中若隐若现,使我完全陶醉在大自然与人类文明交汇的美景之中。希望迅速征服她的激情猛烈迸发着。这种欲望驱使着我前进。然而,走到一座水塘的池边时才发现,我们的水少了一提,可是由于大家想尽快登顶的欲望都很强,无人提议返回在车中去取,大家而是加快了登山的脚步。

佛家有言:近山者仁,近水者智。厦门就是这么一个即近水又近山的城市。在海边,你觉得的是人的渺小,特别是入水下海之后,你必须调度你全身的智慧,算水时,躲浪头,避暗礁,无论是戏水游泳,还是钓鱼捕捞,那就是一场斗智斗勇,与天斗与地斗与水斗,老谋深算,战天斗地入水,豪气干云。

呵!

而山是不同的。身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鸟语阵阵、花香袭人、凉风习习。在这里,你真的如入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:问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即如野百合般卑微,也有自己的春天。在这里,你觉得的是人胸怀的博大与仁爱。

登山道!

常上山是因当时的单位宿舍恰在万寿山下,晨跑因山下的技校禁止不干人等入内后,改跑万寿至万石的小路。十多年前万寿至万石的小路是一土路,两旁多为无主坟堆。据说这是早年的刑场,也因此明白此地为何称为万寿――国人喜欢将得不到的东西寄托在理想中,当然对于这些早夭的魂灵也是一种慰籍。但是,胡萝卜必然是与大棒配套的,旁边就是驻军,这是镇压的。

就在眼前了。

初跑此山,有些异样,常是过此路段,呼啸而过,并时而借助呼叫声壮胆。多次之后,安之。并曾于一晚,约同事“左胖子”相约走夜路,借一手电筒,上山拜访我那曾居驻于山上服役于某部的老同学强。是夜,凉风习习、蛙声阵阵,远处萤光点点,不知是萤火虫还是什么东西,只是我俩越走越快,但口中仍是强作欢颜―――

随着我的脚踏上石阶,我的心情激动着。我踏上了真正的“登山之道”。由于我们在来之前已经做过了解,所以大家对这条有三千六百多的登山道并不畏惧,以为能够很快征服她。

那段空闲的单身时光,我们翻遍万石山脉,并以不走寻常路为荣。至今,我还记得万石景区除了正常的收费大门外,至少有不少6个入口处无人把守,分别分布文曾路、厦大、不见天、厦港、万寿小铁路等处,并暗自得意于某年某月如有亲朋好友来访,可不用60元一张的门票即可入内。只是韶光匆匆,光阴如电,一恍已是十多年,那些路口已一一被园林管理人员重兵把守,且政府投入重金修路,沿路繁花似锦,鸟语花香,只是少了许多野趣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