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bf888手机版 情感 再也不想牵谁的手,定格那沙滩上每一个贝壳的阴影

再也不想牵谁的手,定格那沙滩上每一个贝壳的阴影

这城市的洪流湍急的不知为何而起,匆忙,慌张,浮躁,水一涌而进,在城市的各个通道口形成漩涡,被一股不再受控的外力驱使着,狂卷而下,跌跌撞撞,被动着鲁莽而不以为然。

编辑荐:看什么都很远,像星辰,一闪一闪的光似嘲笑,收神认真的看,不意外,都是人去的背影。好可惜,终于每一条街都不想停留,好可惜,一点一点回不去曾经。

讨厌这样,拥挤的队伍,狭窄的安检大坝,崩溃泄洪一般的轧机,你超我赶的楼梯,不自觉的也让莫名其妙的我加快了脚步,被卷进洪流就无法再自控,思想、情绪、行动被搅动翻滚着。

闲来无事,翻看自己的文字,从今天,一直追溯到笔尖的初始,突然,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迷上了自己。

一拥而入的地铁,抢占地形的傀儡士兵,麻木呆滞的目光,低头角度一致的吊线木偶,苍白的光洗刷一切。

我能有多骄傲,不堪一击好不好,我只是想写一封信给你,寄信人在风这头,收信人在风那头,凉却我们的这阵风叫做时光,写完这封信我就悉数遗忘,交由信箱去承载我的故事。

刺破时光,模糊视线,带着我回到那片安静的晨光,金色略带温度的沙滩,带着毛帽子裹着大衣的闲人,被一股股微凉的海风洗礼着,褪去不明所以的匆忙,随着太阳升起的的角度,定格那沙滩上每一个贝壳的阴影。

从此寻花问柳,闭口不谈一生厮守。从此红灯绿酒,再也不想牵谁的手。从此记忆回到原点,一生喜乐哀愁为自己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人们说,女孩子十七八岁的年纪最最美好,要饱读诗书,温柔对待他人。然而,纵使我过了十七八岁的年纪,仍然觉得还是三岁最好,那个时候,我们对一切事物都充满着好奇,我们的笑,很洒脱,我们的哭,也很纯粹,我们单纯的就像是没有任何烦恼。

那时,我们认真的听着大人的话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;那时,我们温习弟子规,学习传统文化,读论语,诵唐诗;那时,我们对所有人都很友爱,对待每一位陌生人都谦逊有佳。在那个纯白的年纪,我们都没有被世俗给污染,也都还没有被世界所伤害,我们开怀的欢声笑语悦耳的响彻整个曾经,我们烂漫的笑脸自然的镶嵌整段流年。我们就这样,大哭大笑间度过我们的七彩童年。

人生苦短,如果别人给不了自己快乐与幸福,我们又何苦需要依靠他人汲取温暖,有一句话这么说:别人都很忙,根本没空理会你的悲伤。

没有人会比自己更加懂得你自己,也不会有人比自己更加爱你自己,当你眼睛里的世界变得不再明朗,当你望着天空天空也不再蔚蓝,请你千万千万不要忘记,要努力地给自己的心田栽培快乐。因为你笑,全世界都会跟着你笑,可是你哭,全世界却不会陪着你哭。让自己在这个冷情的世界里学会温暖的活着,胜过一切地老天荒的诺言,断却那一个个不朽传奇的憧憬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